我在故我爱

2021-08-15

我在故我爱

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 熊宽


  2020年冬天的一场雪,盖住了很多人的梦,阴霾持续了将近一年。2021的春季,新的种子破土而出,茁壮成长,一直到现在——金黄的秋日,是收获的季节。


  与法律的初见,大概是TVB律政剧中律师们的英姿飒爽,以及让人难以忘却的白色假发套;大概是内地影视剧中相关从业者按时计费的高价薪酬,和令人瞠目结舌的背法条剧情;大概是《legal high》中古美门研介的绝妙口才,与那要溢出屏幕的满满正义感。可至此为止,我对法律的印象都是绝对理智与缜密逻辑。我从未想过,有一个人能如此出现,改变我对法律行业的刻板印象。


  一次网课期间的晚自习过后,躺在老板椅上,我关掉钉钉,打开b站,渴求一个能够洗去我疲倦的有趣视频。这是我与罗翔老师的首次见面,“法外狂徒”以他幽默的口才,生动的比喻和层出不穷的奇葩案例深深吸引住了我,我乘上了单向时光机,穿越到几个小时后的未来,直到妈妈的指关节与我的头颅亲密接触,才幡然醒悟。夜里,睡觉前,躺在床上,我陷入了对人生和未来的思考,学法律是一件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吗?如果说我是一名律师......于是,我果断打开灯,继续学习罗翔老师的视频。


  封城结束后,我把微信微信号改成了woyaodufaxue,就这样,我怀着对法律的一腔热血,返校了。高三是播种的一年,我勤勤恳恳,与同学们一起埋头捡着分数,可在疲惫不堪的一天过后,也会偶尔抬头,看看那一份专属我的月光,如此美丽。



  选择西政,也是我早已决定为之奋斗的理想。早在我未曾深入了解法律时,就已经听说了我校著名校友——周强院长,不过这个学校可不是我即将赴渝求学的西南政法大学,而是我已经毕业的母校黄梅一中,或许这也是一种与法律相知的缘分吧。在决心深耕法律之后,我自然而然的了解到了周强院长就读的大学,五院四系之一的西政。于是,我在知乎上搜索了“在西南政法大学就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”,有许多热心的师兄师姐为我解惑,我脑海里也对这个遥远的渝北产生了许多幻想。


  志愿提交前五分钟,所有事项都已检查完毕,我把这份最终志愿表打印了出来,随即抽出我放在书架上好几个月的八省模拟高考时的志愿表,我很高兴。第一志愿同样是法学,不过比起那时的举棋不定,这次我自信满满地将西政法学填在第一志愿,最后的冲刺,我算是拼尽全力,获得了还算理想的成绩。紧张的期盼过后,我以一分之差与普法失之交臂,进入了法学(中外合办)班,我感谢父母对我所热爱的专业的尊重,也感到非常幸运父母有这个能力支持我可以学习法律。


  进入西政,是我漫漫学法路的第一步。我紧张又期盼,犹豫又向往,在这个离家1000多公里的城市,独身一人,我能否keep myself?说实话,我有些害怕。可纵使前路有虎,披荆斩棘一年有余的我又怎可退却呢,怀揣着拳拳学法心的我,一定会在法律界的“黄埔军校”中一步一脚印,从容地走上山顶!


  我曾在知乎上提问“为什么选择学习法律”,回答甚少,如今一年后的我可以坚定地回答:我爱故我在。